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深度评论/戴耀廷贩卖“末日论” 炒完法治炒宗教\大 卫

2020-09-19 04:23:5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被港大辞退后的戴耀廷,乱港行动并没有停止,日前更提出一个所谓的“拉撒路计劃”,声称“香港已死”,鼓吹召集四千“信徒”,为“重生后的香港”努力。这些主张和言论,充满了荒谬与鼓吹“末日论”的“邪教”意味。一个自称“法治教育工作者”以及一名基督教徒,戴耀廷炒作完“法治”之后,又丧心病狂到要以宗教作为乱港工具。六年前他发起的非法“佔中”及至去年煽动的黑色暴乱,葬送了多少年轻人,如今还要继续将年轻人引向死路,用心何其恶毒。

  戴耀廷日前撰文,公布其所谓的“拉撒路计劃”,并解释称,是借用《圣经新约》中的拉撒路死后在坟墓中过了4天、耶稣基督终来到使他复活的故事。借此为喻,推动这绘画香港未来的“民间商讨程序”。表面上看,这似乎只是个自我炒作以求吸引公众关注的手段,类似於当年的“佔中商讨日”。但仔细推敲,可以发现当中包含了极其危险的因素。

  煽动港人要有“已死的觉悟”

  最为严重之处在於,当中存在显而易见的“末世论”。例如,戴耀廷在文中称,“我们已进入一个暗黑无光的坟墓裏,唯有对死亡有所觉悟,才会想方法脱出专制政权以谎言、金钱及强权所建构起的巨大牢笼”、“到了这刻,港人必须有香港已死的觉悟……缺乏死亡的觉悟,我们是难以正面面对死亡的。”这些言论,与世上曾经出现过的鼓吹末日论的邪教主张何其相似?

  什麼叫“缺乏死亡的觉悟,是难以正面面对死亡的”?戴耀廷显然是在进行一场针对支持者的新洗脑宣传。通过渲染“末日”的恐惧,通过散播“香港已死”的绝望,去达到两个目的。

  一是重新集结去年黑暴的极端支持者。儘管揽炒派通过“修例风波”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力量,但随着香港国安法的出台,以及警方的全力执法,暴徒逃的逃躲的躲、坐牢的坐牢,关键的是,“揽炒”心理受到重创,这股黑色破坏力已经被打散,其要通过暴力行动去夺权的三部曲已正式宣告破产。因此,戴耀廷及其幕后的外国势力,需要以一种新的政治主张、新的道德感召力,去重新集结这股黑色力量。而再叫卖“法治”、“违法达义”,已经没有任何叫座力,唯有宗教才是他们最后的煽动媒介。

  二是整合目前四分五裂的揽炒派政客。黎智英因涉嫌触犯国安法被捕,目前已由台上转为台下,无法再像过去一样公开指挥协调。这也说明了为什麼在立法会去留问题上,乱港政客陷入巨大的内鬥当中。戴耀廷正是要透过鼓吹充满宗教意义的“拉撒路计劃”,以获得类似於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揽炒派协调与指挥机制。表面上该计劃没有“核心”和“大台”,由所谓的四千“信徒”去商讨,但实质上讨论什麼、如何形成共识,有大量的手段可以操控。一旦“拉撒路计劃”运作有效,则可以借助正在筹备的“民间议会”,去达到架空香港的立法机关,甚至架空揽炒派立法会议员,由他或他背后的政治力量去操控整个所谓的“民间民主运动力量”。

  在戴耀廷的笔下,自己似乎就成了“救世者”,在他定义了“香港已死”的末日情形之下,他就是那个被上帝选中的“使者”,可以拯救世人,“门徒”通过追随并克服种种困难,最终可达“天堂”、享受真正的“永生”。所有这一切,是否十分熟悉?没错,邪教一方面用政治术语包装以进行传教行为,另一方面用宗教语言渲染并达至洗脑信众。

  戴耀廷终须付出惨重代价

  多年前,美国曾发生过一宗“天堂之门”事件。一个以圣地牙哥作为主要活动区域的千禧年主义不明飞行物体宗教组织,由马歇尔.阿普尔怀特和邦尼.尼托斯在1970年代早期创立。在1997年3月26日,39名相信他们能通过集体自杀来进入跟随在海尔─博普彗星之后的外星飞船的信徒的遗体被警察发现。“天堂之门”和“拉撒路计劃”,又有多少共通点?

  很多时候,邪教信徒们并不会因为幻想破灭而鸟兽散,反倒越发坚定了信仰。他们承受着普通人的嘲笑,走上街头,公开宣扬他们的教义,怀着强烈的热情招揽更多的信徒。“拉撒路计劃”,是在鼓吹末世,是在鼓吹“对死亡的觉悟”,是在鼓吹“自我献身”,是极其危险的“揽炒计劃”。

  但戴耀廷很可能要失望了,“佔中”救不了他,“黑暴”也救不了他,“末日论”更救不了他。香港不仅没有“死”,反而在惩治黑暴之后,焕发更大的活力。而戴耀廷终将为自己的邪教思维本质,付出惨重的代价。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欧美最新的av最新电影,免费下载三级片地址,国产三级黄片,美国好看的剧情AV,剧情好看点的av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