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冯检基:“泛民”进退失据 “只砌不倾”无出路

2020-09-07 04:23:31大公报 作者:庄恭诚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冯检基认为,回归后要落实“一国两制”,始终是中央话事,具体如何落实,有很多可能性,那就要想办法与中央倾\大公报记者文澔摄

在许多人的记忆中,冯检基曾任民协主席,是“泛民”早期的代表人物之一;但对于急速变化中的香港政坛,冯检基与“泛民”和民协已不是连写的名词。冯检基接受《大公报》访问时自称是“无政党民主人士”。从政三十年,身边的盟友、对手都早已换了模样,这位“无政党民主人士”近年饱受“泛民”新一代冷嘲热讽。但在冯检基看来,他只是坚持自己一贯的原则。就立法会延任一年的问题,传统“泛民”在激进派施压之下进退失据,冯检基直问:“究竟是坚持原则重要,还是一时选举输赢重要?”

打,只有输

冯检基上世纪80年代初从政,1986年创办民协,部分创会成员更成为后来民主党的骨干。惟冯检基近年与“泛民”新冒起的激进派以至传统主流派水火不容,2018年两场立法会补选更令矛盾全面激化,冯检基终退出民协。

近年“泛民”激进派冒起,无论策略还是目标,都较民协以至传统“泛民”主流派“去得更尽”,传统“泛民”更被狠批多年来“争取唔到任何嘢”。民协当年所推崇的“又倾又砌”是否已经过时?

冯检基反问:“去年打咗几个月,得到啲乜嘢?”他指出,过去三十年,靠“又倾又砌”,起码“双普选”以白纸黑字写入基本法;回归之初,仅三分之一立法会议席经直选产生,后来变成二分之一,也走了一小步。

在冯检基看来,这些成果都建基於与中央商讨、游说后,从彼此不同之中得出共识,而除了“倾”,过程中亦有“和理非”的“砌”,即遊行、请愿、抗议、示威等。他提到,当遇到与中央意见不同、但认为要坚持的事,民协也试过追官员坐的车;他做港事顾问后,开会前亦曾在会场外抗议,“这些都是‘砌’”。

“社会停顿,我觉得是输了!”

“这场球赛是很闷,但我没有输。现在有人说,三十年都没入球,不如大家一起打,打到入球。但我想问,去年打咗几个月,入咗几多球?我觉得我们正在输,输在后生仔受伤、坐监,输在打的过程中市民生计和生活受破坏。是否整个社会停顿,就能获得想要的诉求呢?社会停顿,我觉得是输了,我不接受以此为代价争取诉求。”民协全称“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民主与经济、民生缺一不可,是冯检基的理念。

冯检基认为,从中央的角度,如果因为香港有人打就让步,“中央还管不管整个中国了?如果这样,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仿效香港,中央怎会在香港做这样的示範?所以我看不到靠打可以找到出路,可以让中央接受、让全国人大几千个代表认同香港的诉求。政治是一种行得通的艺术。对於政治理想、政治目标,从起步点到实现目标,过程就是政治工作。”

美国只不过说空话

令冯检基觉得“打不是香港出路”的另一个原因,是近年中美关係紧张。他指出,香港是中国最开放的城市,美英在此扎根一百多年、一定有一套自己的系统,包括与香港一些人建立种种关係的特务系统,例如意识形态上的认同、金钱上的支持、日常的联系等。

“当美国一路进逼中国,中央会思考,香港到底是为国家守住开放,还是帮对手利用这个地方的开放去推翻中央?这种形势下,中央怎可能因为你打,就让步接受你的诉求?相反,当美国要打倒中国,而你(指‘泛民’)又跟美国挂鈎,中央一定打你。这就是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分别。”也正因如此,冯检基一向反对“泛民”去美国“游说”,自己也从未参加。他直言,过去“泛民”与美国政府挂鈎的程度也远不及今日密切,但他认为这条路线得不偿失。

“‘泛民’已经不是争取民主,

而是教美国如何制裁中国。”

“每一次政改,民主党都有人去美国游说,回归前后都有,但多少次游说回来是成功的?很明显见到,美国只不过是说空话,说完之后影几张相就打发你走,没有真的帮香港,不应该再信。而且现在‘泛民’已经不是争取民主,而是教美国如何制裁中国、要搞死中国,这种做法更加引起中央敏感,令中央觉得‘泛民’借外力打击中国、威逼中央。当‘泛民’去到尽,中央就只能用一个鸟笼框住你,所以有了国安法。”

至於“泛民”激进派鼓吹的“革命”,冯检基认为,历史上一些政权的更迭的确靠革命实现,但这些都是整个国家的转变,香港则是中国的一个城市。“回归后要落实‘一国两制’,最后的决定权,始终是中央话事,香港没办法改变这一点。具体如何落实,有很多可能性,那就要想办法与中央倾。”

冯检基指出,民意认受、经济条件及国际承认三大因素,都支撑不起“港独”。“香港是一个没自然资源的地方,大部分生产线又已外移,剩下只有金融市场或软件服务,例如律师、医生、教育等。但这是否足够令香港与内地脱鈎?如果‘香港独立’会损害经济民生、令很多人失业,那‘独立’到底是为了什麼?任何政治都是为人民的生活质素,包括物质、人权、自由。”

倾,才有价值

2010年,民主党就政改问题走入中联办会谈,之后又在立法会对当年的政改方案投下了赞成票。此后立法会新增五个“超级区议会”议席和五个地方选区议席。不过面对激进派炮轰并趁势冒起,与中央在政改问题上谋求共识,成为以民主党为首的传统“泛民”的政治禁忌。

冯检基认为,“又倾又砌”的路线其实最适合民主党,因为其在立法会有一定数量的议席,能左右政改方案是否在立法会够票通过,而民协多年来只有他一席、力量不足。是否2015年政改“袋住先”会比较好?冯检基在访问中给出否定答案,“每次政改时间、背景唔同,唔可以这样比较”。而在最近发布的时评影片中,他直言“泛民”多次误判、以为“揽炒”可逼迫中央就範,因而错过推进“双普选”的机会。

“大到国家、小到家庭,

任何事都是又倾又砌。”

“民主党错过的机会,就是既然你已经与中央倾,又倾得掂数、中央给了你要的,那就证明中央相信你是可协商的对象。如果纯粹以香港民主步伐向前行作为最大目标,就应该继续与中央倾未来如何发展。既然已经行通过,为何不继续?”激进派来势汹汹又应如何面对?“民主党有时被骂到自己都不敢、不知道怎样回应,甚至有时耷低头走开。如果我是民主党,我就理直气壮与中央倾,而且要反问骂我的人:你得咩?你倾呀?你争取到乜嘢返嚟呀?”

环顾全球,冯检基指出,大到国家、小到家庭,任何事都是“又倾又砌”,即使中美、朝美关係欠佳,都要找机会坐到一起倾。

最近立法会选举因疫情推迟一年,就是否延任一事,传统“泛民”在激进派穷追猛打之下,又陷入进退失据的局面。冯检基不禁发问:究竟是坚持原则重要,还是选举一时输赢重要?

冯检基记得,1992年民协与中央重新展开沟通及九七回归前夕加入临时立法会,亦曾担心会否导致日后选举失利,但当时的民协最终决定坚持原则;尽管后来1998年立法会选举失利,但2000年民协又赢得议席、而且得票增加。2016年“泛民”激进派冒起、民协在立法会选举中又一次折戟,但冯检基相信,当公众回复冷静、理性,昔日民协所坚持的原则与路线,仍有价值。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欧美最新的av最新电影,免费下载三级片地址,国产三级黄片,美国好看的剧情AV,剧情好看点的av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