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黑记”骑劫警方记招 自认搞事非采访

2019-10-29 04:23:4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叶家文“骑劫”警方记者会,煽动杯葛,被逐出场时仍嚣张地以强光电筒照射警方工作人员\大公报记者摄

昨天警方例行记者会因三名自称“记者”的女子叫嚣及用强光射警而受阻,闹事者更煽动杯葛记者会。带头的叶家文未受任何传媒机构委派,她使用记协发出的证件涉嫌强闯记者会,并扬言到场就是为“抗议”、而非采访。警方对记者会被骑劫及公众知情权遭剥夺表示遗憾。记协竟称“尊重”这次行动及谴责警方“轻慢”记者。有政界及传媒界人士质疑涉事者具强烈政治目的,滥用采访权利损害公众利益,有违专业操守,而且破坏法治,要求记协严肃检视滥发记者证、纵容“黑记”问题,并强烈要求由政府统一处理记者发牌。\大公报记者 郝寿 方学明

警方昨日下午的例行记者会举行了约15分钟,三名女子突趋前打断,身穿绿长裙、背背包及红环保袋者率先“发难”,大叫“为前线记者发声,抗议警方阻碍采访”,另两人紧随其后,一人戴口罩。三人用强光电筒照射台上的警方代表,警方代表不满退席,三名搞事者随后到台前继续做骚,过程中商量站位、电筒如何照及是否仍在直播。她们更试图煽动在场记者杯葛记者会。警方尝试请三人离开,惟三人疯狂挣扎,还有黄媒记者上前企图保护配合。扰攘一阵后,三人终于离场,记者会重开。除《苹果日报》和独立媒体网等少数“黄媒”跟随离场外,大多数记者都留下继续采访。

资料显示,带头搞事女子名叫叶家文(Ip Ka Man Amy),大公报记者此前未见她采访过警方记者会,但她称并非是第一次来。

强闯记招 大言不惭

采访警方记者会前,记者需出示所属传媒机构发出的记者证及填写姓名、电话、所属机构等资料。据悉,昨日三人中带头的叶家文只能出示一张由记协发出的证件,而无所属机构发出的记者证,当时警方已拒绝她入内,但她执意强闯。由于记者会即将开始,警方为免争执而允其入场,不料她趁机“发难”。

叶家文事后受访时大言不惭,称自己跟规矩登记、不算强闯,她在现场所为是“新闻自由”、不觉影响其他记者采访。她承认昨日原本放假,到警方记者会未受任何传媒机构委派,并非采访,而是专门为“抗议”。无特定机构背景的自由身份,恰恰给予她“方便”。

现场所见,叶家文行动时手持手机,荧幕上显示了一个通讯群组,成员互有对话。叶家文称,这次抗议是“代表前线记者”,行动中并非现场三人,幕后有人写宣言,会讨论下一步行动,并特别强调“不代表记协”。她又谎称警方在记者会上不给记者提问,所以才要行动;但事实是,每次记者会警方开场发言后,都会让记者逐一提问。

记协被指始作俑者

至于另两个手持强光电筒搞事的女子,戴口罩的被认出是同为自由撰稿人的张丽珊,另一个则供职于记协主席杨健兴任主笔的《众新闻》。由于叶家文持记协记者证,事件亦引发公众对记协滥发记者证问题的关注。但记协昨日所发声明完全回避发证问题,反而转移视线,谴责警方“轻慢”记者,称“尊重”同业的抗议行动。

杨健兴则在回应中称,执委会根据申请人的工作需要决定是否批准,没有具体规定如何用证。他又称,“理解该会员在记者会上反映采访工作上困难,我们理解她及前线记者感受,也明白有人可能认为并非合适场合,我们尊重不同看法。”

有市民在网上留言,直斥叶家文等人阻碍其他记者提问,严重影响了公众知情权。亦有人认为,滥发记者证的记协是昨日闹剧的始作俑者,并强烈要求政府统一处理记者发牌制度。

带头者叶家文被警质疑身份

图:叶家文昨日挂着记协的记者证,专程来“踢场”

昨日在记者会上带头搞事的叶家文三十岁出头,毕业于浸会大学,曾受雇于苹果日报、立场新闻、香港电台、半岛电视台等。近年她转任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疑注册了名为“廿影像”的公司,据称主要是为外媒制作影片,包括美国CNN、英国Sky News、澳洲ABC等。

叶家文上载网上的影片显示,她曾因在暴乱现场不穿标明记者身份的反光衣,而被警察质疑身份。她的报道处处针对警方使用武力,却只字不提近月暴徒暴力的严重及罕见程度。

她现场采访特别留意的是被捕者的姓名、样貌及人数等,而很少拍摄现场暴乱的情形。她自称在现场吸入催泪烟、被喷中胡椒喷雾,甚至被催泪弹打中身体但“未受伤”,则在这些影片没有纪录。

记协纵暴 推波助澜

记者段远峰报道:回顾四个多月以来,在暴乱现场,一些持偏颇立场的黄媒记者及冒充记者的暴徒不仅故意阻碍警方执法,还偏帮暴徒,掩护他们逃脱。更不用说,他们的歪曲报道刻意丑化警方执法,美化暴徒的暴力行为。而香港记协助长纵容这种怪现象,对暴乱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暴乱至今,“假记者”扮演了很恶劣的角色,他们不但处处阻碍警察执法,其存在也给真正传媒记者的正常采访带来了工作风险。《大公报》早于六月起多次揭发“假记者”的存在,包括“港独”分子郑伟成、刘康假扮记者在暴乱现场拍摄警方大头照;加拿大籍华裔网红Toby Gu凭一件反光黄背心和自行印制的假记者证混迹现场招摇撞骗,又罔顾事实抹黑警方,破坏香港警察的国际声誉。此外,警方在西环捣破暴徒物资店“国难五金”时,曾检获12张假记者证,进一步力证“假记者”的存在。

在多次的暴乱冲突中,《苹果日报》、《立场新闻》及所谓“大专媒体”记者的镜头只对准警员,对暴徒的施暴和破坏则视而不见,更有学生报记者公然为暴徒做“哨兵”。

黄媒记者经常在冲突现场两方对峙时,站在暴徒一方的最前线,彷佛是暴徒的第一重防线,并近距离监视和拍摄警方的举动,这在外国可算罕见。早前人们在西班牙的示威冲突现场可以看到,当冲突爆发时,外国记者多数站在警方后面保持一定距离拍摄,很少会站在双方的中间。这一方面是保护自身安全避免伤害,另一方面是避免阻碍警方执法。警方在记者会上亦多次呼吁传媒记者不要站在警员与示威者之间,但在香港几乎无人理会这一点。

以黄媒记者为核心的香港记者协会包庇和纵容这些有失传媒职业道德的现象,同时对暴徒攻击新闻工作者的暴行视若罔闻,却不惜歪曲事实、小题大做地攻击和诋毁香港警方。

议员倡政府统一派记者反光衣

昨日在立法会《禁止蒙面规例》小组委员会上,保安局副局长区志光指出,警方有权要求在暴乱现场的记者除面罩辨识身份。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蒋丽芸建议,当局推出规例,若记者要前往示威场合采访,必须申请特制的反光衣,并遵守某些规定。

禁止蒙面规例小组委员会主席黄定光昨日上午接受电台访问时,称曾见过网上有视频拍摄暴徒冒充记者:“记者一齐有掟砖头,着衫系记者,剥衫系暴徒”。他认为,执法者若需要记者除口罩,记者必须服从,更称条例列明警方有权检查,反问:“你记者有冇特权唔合作先?”

昨日下午《禁止蒙面规例》小组委员会一开始,泛暴派议员毛孟静就要求黄定光澄清上述言论,并公开有关理据。黄定光说,毛孟静是揣测他的意思,认为自己在电台节目的说法与主持会议没有关系,因此继续召开会议。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欧美最新的av最新电影,免费下载三级片地址,国产三级黄片,美国好看的剧情AV,剧情好看点的av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