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反对派鼓吹“违法达义”酿恶果 推波助澜致暴行升级

2019-07-03 03:02:33大公报 作者:高仁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刚过去的七月一日,大批暴徒疯狂冲击立法会,并于众目睽睽之下将立法会大肆破坏,令全世界瞠目。然而,正当本港各界一直强烈谴责暴力行径之时,唯独一众反对派逆向而行,不但对暴徒无只字谴责,反而将事件诿过于政府,竭尽全力为暴徒转移视线。为何会出现如此吊诡的景象?大公报翻查资料发现,自2014年非法“占中”发生以来,社会上出现与政治相关的暴力事件均与反对派脱不了关系:美化、包庇、煽动、参与……正是由于反对派的不断推波助澜,曾以法制健全、社会安定着称的香港,才一步步被推至如斯地步。\大公报记者 高 仁

上月六冲击 “企在暴力一边”

“七一”暴徒冲击立法会当晚,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42名建制派议员、建制派各大政党、四大商会、中资企业代表、教育界、劳工界等各界组织及团体纷纷发出声明,对暴徒的暴力行为作出严厉谴责。然而,一众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昨日谈及此事,竟是个个轻描淡写,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将暴徒的行为形容为“年轻人面对刑责以死相谏”;公民党郭家麒竟拉扯上风马牛不相及的“双普选”,将之归咎为乱局的原因。教育界的叶建源更是莫名其妙地称“如果说年轻人要对其行为负责的话,政府更加要为他的行为负责。”总之,无一人谴责暴力。

不过,反对派这种逆民意而行的表态并非首次,在过去的一个月内,本港史无前例地发生了六宗大型暴力冲击事件,反对派无一谴责,反而在每一起事件中均有不容忽视的角色。例如包围警总时,警总门前堆满铁马,连招牌都被拆除,但民主党许智峯却称封锁警总可避免警察攻击示威者,是合情合理的做法。又如被示威者封为“邝神”的民主党邝俊宇,多次登高指挥示威者的行动,称“有危险就散,散完之后再聚”。

而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则是“6.12”的暴力冲击,竟被反对派活生生地扭曲成警察暴打手无寸铁的学生。他们完全无视暴徒向警察挥舞可致命的利器,亦无视立法会所受到的巨大冲击,资讯科技界莫乃光反而扬言立法会毋须警察保护,不料一语成谶,前日便见到了立法会没有保护的结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反对派对暴力的纵容和煽动,可追溯至五年前的非法“占中”,当时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鼓吹“公民抗命”,将违法行动美化成追求公义的壮举,误导大批追求公义的年轻人追随其后,从此打开了“潘多拉之盒”。2016年农历大年初一晚发生旺角暴动,参与者并未提出任何与公义相关的诉求,纯粹为动乱而动乱,但身为大律师的公民党杨岳桥竟义助暴徒,免费为之提供法律支援。近年香港发生的暴力事件愈演愈烈,反对派实难辞其咎。

四警察协会斥反对派煽惑年轻人违法

警司协会、警务督察协会、海外督察协会及警察队员佐级协会,昨日同声谴责破坏立法会的示威者。他们更狠批鼓吹年轻人违法的“泛民”议员,直斥他们带头破坏法治、扭曲事实;亦有反对派经常滥用议员身份,在公众地方阻挠警方执行职务。

警司协会主席陈民德表示,前日大部分井然有序和平理性的示威人士,应该与强闯立法会的暴徒划清界线,暴徒以有毒物质公然伤害同事,包括粉末、烟弹,造成极大身体伤害,对同事及暴徒本身的安全构成威胁,对此予以强烈谴责,警队采取必要措施保护。他相信香港市民会和警队团结一致,渡过难关,迎难而上。

警务督察协会主席伍伟基批评反对派“打着民主旗号”带头破坏法治、扭曲事实,“佢哋将会付出沉重代价,香港历史将会评价佢哋的行为。”

林志伟:部分议员滥用身份阻警执法

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指出,部分党派议员经常鼓吹年轻人冲击立法会,却在镜头面前“惺惺作态”,行为令人发指。林志伟指,部分议员经常滥用议员身份,在公众地方阻挠警方执行职务,促请立法会议员搞清自己的职责和法定权力。“佢嘅职责只能在立法会内发挥作用,出面嘅执法工作,交返畀我哋警务人员。”

林志伟称,前晚暴徒进入立法会大肆破坏后,有立法会议员叫他们“小心”,提醒他们不要留下证据,但昨日却发声明将责任“剑指”警队,“依啲咁嘅议员,点可以代表香港市民发表意见?”林志伟呼吁香港市民亦齐声谴责“暴徒”和鼓吹暴力行为的立法会议员。对于有意见质疑警方布“空城计”刻意让示威者闯入,林志伟表示,警方一向没有所谓“空城计”的策略,他不同意警方昨晚的部署失误,因为警方任何部署首先要兼顾同事的职安健。

林志伟昨早接受《大公报》访问时,更点名批评资讯科技界立法会议员莫乃光。他指出,6月12日的冲突期间,警方在立法会大楼布防时,莫乃光曾向在场警务人员声言“立法会不需要警察保护”。

但前日一些议员却在议会外推波助澜,与暴徒里应外合,工党张超雄却在示威者攻破立法会后,向传媒质疑为何警察没有到场维持秩序,显示反对派精神分裂、自打嘴巴,侮辱市民的智慧。

警澄清:清场短片非预先录制

暴徒前晚约九时攻入立法会大肆捣乱,香港警察Facebook专页约晚上10时20分上载片段,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宣布将于短时间内清场,有网民声称谢振中佩戴的手表显示时间是下午五时,质疑片段是预先录制,大量阴谋论随即在网络疯传。

警察公共关系科回应称,短片并非预先录制,而是于晚上10时02分至12分制作后,随即上载于社交媒体播放,向市民即时传达讯息。警方留意到前晚约九时,立法会综合大楼内被肆意破坏,于是作出简报及呼吁示威者应尽快离开大楼一带。

谢振中昨凌晨在警察总部向《大公报》展示警队Facebook团队WhatsApp群组通讯,称片段的讲稿由他的副手、高级警司江永祥撰写,江永祥于10时02分将片段的讲稿传送到群组,又称他的手表时间并没有问题,对于网民造谣感到无奈。江永祥称,下午五时不可能准确预知示威者于九时发起冲击。

另外,警方于昨凌晨午夜起清场,施放了数枚催泪弹,据了解,行动由新界北总区应变大队(RRC NTN)负责,由新界北机动部队C连及应变部队Y连组成,由于负责新界北总区应变大队的屯门警区指挥官江敏强休假,前晚清场是由港岛总区副指挥官吕锦豪指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陕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