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中国经济 > 正文

?夜经济透视之八\众人皆醉我独醒 深夜代驾有“钱景”

2019-09-20 04:24:4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济南今年推出了27条促进夜经济发展的举措,着力打造“泉城之夜”的品牌

  滴滴出行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比2018年的代驾订单增幅30%。济南夏秋季订单高峰期时间偏长,出单时间在晚上20:30至23:30。杨文(化名)是济南一家代驾公司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公司註册的代驾司机有两三百人,多数为兼职,年龄在25至55岁之间。这些人裏既有公司的老闆,也有普通的工人,有公务员、白领,也有农村进城的打工仔,还有二、三十位厨师。\大公报记者 丁春丽

  e代驾大数据研究中心9月上旬发布的《2019年代驾数据形势报告》披露,截至目前,全国代驾使用人数超1.2亿;订单总量破10亿。济南今年推出了27条促进夜经济发展的举措,着力打造“泉城之夜”的品牌。在政策“加持”下,滴滴全职代驾司机党桂敏明显感受到今年济南夏天的新变化。“6号是周五,晚上出现订单小高峰,我一共接了8单,其中还有一个120多元(人民币,下同)的‘大活儿’。”每逢周末,她的代驾生意就会更好一些。老城区小活儿多,东部新城多大活儿。

  滴滴出行的数据显示,济南夜间代驾热区主要分布在济南老城区,像经四路、泉城路沿线,老商埠街区,泺源大街酒吧街区,边莊美食城,省体育中心周边MALL。然而随着城市发展的东拓,以二环东路沿线为界,东部新城订单需求增幅明显高於老城区区域。

  入行原因五花八门

  杨文每天晚上接单高峰时,就一直关注着电脑上的代驾软件。地图上那些移动着的红色标识是一个个人名,这些都是在他公司註册的代驾司机,他们在济南的夜色裏穿行,把一个个客人送回家。凌晨一点多,软件上显示的代驾司机下线了,杨文也关掉电脑休息。

  代驾司机在办理註册手续时,杨文曾和他们有过一些交流。他们加入代驾公司的原由,有的是为了戒酒,有的是为了锻炼身体,有的是为了减少应酬,有的是为了挣个零花钱,还有的是为了养家餬口……

  兼职代驾司机张伟(化名)是同行眼裏最“拚”的一个,白天他是一名厨师,晚上下班后,他就成了一名代驾司机。张伟妻子和两个儿子生活在农村,两个孩子一个读高中一个读小学,独自在济南打拚的张伟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只要不生病,张伟每天都会上线接单,从晚上九点幹到凌晨两三点。有时候午班休息,中间一两个小时的空閒,张伟也会再出来接上一单。

  仅是代驾,张伟每月的收入都会超过一万元。加上厨师的工作,他每个月的收入能达到一万五六千元左右。

  “深夜从济南奥体西去的K202公交车上全是代驾,谁不是为了生活?”代驾司机小周是一位90后,房贷的压力以及筹办婚礼,让他选择做了一名兼职代驾司机。夜间代驾精神高度紧张,也更容易让人疲惫,这份代驾工作第一次让小周体会到赚钱的艰辛。小周每月收入基本维持在四五千元左右。

  “代驾公司前几年的日子很好过,兼职代驾司机月收入轻鬆过万元。”杨文说。杨文从满大街发名片到现在与一些企业事业单位、酒店合作,杨文的代驾公司接有固定的客户。目前公司註册的代驾司机收入不等,挣得多的每月一万多也很正常,少的一两千的也有。他认为,代驾的蛋糕虽越来越大,但越来越多的公司和从业者湧入,滴滴代驾、E代驾、安师傅代驾等内地知名代驾公司纷纷在济南开展业务,代驾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杨文公司与代驾司机二八分成,并且还为代驾司机缴纳一份代驾责任险。代驾公司巨头搞促销,杨文也只好跟着降价,或者会员充值送一些优惠。

  杨文说,三年前公司一年能接三四万单,去年一万多单,今年也可能不到两万单,代驾日子并不好过。这几年,他看着很多代驾公司倒下去。前不久,他最初挂靠的那家代驾公司也关门了。

  “代驾司机越来越多了,活儿越来越不好幹了。”代驾司机孙亮(化名)每天晚上都在济南奥体中心附近蹲点,每个酒店门口都有十几个代驾司机。大家等客人的时候,也互相交流各自的“生意经”。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陕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