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文学 > 正文

?商业与艺术新片云集多伦多

2019-09-17 04:24: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隐藏人生》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不经不觉已来到第四十四届了,内容恍如超级市场般丰富,世界各地电影同业都在这裏聚首,让荷里活出品的美国电影在报名奥斯卡前稍试水温,同时总结每年三大影展(康城、柏林、威尼斯)的影片水平,呈现出商业与艺术电影的最新状况。

  荷里活大片寥寥可数

  今届多伦多电影节的开幕电影,是讲述加拿大著名音乐人Robbie Robertson生平故事的《Once Were Brothers: Robbie Robertson and The Band》,可惜影片未能为开幕泛起涟漪。其实,今年的荷里活大片寥寥可数,较受注目的有占士曼高(James Mangold)的《极速传奇:福特决战法拉利》(Ford v Ferrari),由麦迪文(Matt Damon)及基斯顿比尔(Christian Bale)主演,其他参展影片多属小品製作,但星光熠熠,包括汤汉斯(Tom Hanks)、妮歌洁曼(Nicole Kidman)、华坚冯力士(Joaquin Phoenix)、史嘉莉祖汉逊(Scarlett Johanson)及梅丽史翠普(Meryl Streep)等。

  近年的荷里活大製作愈来愈少,除了每年出品多部超级英雄电影外,大明星大导演不是为Netflix拍片,便是参与小品独立製作,反映了荷里活大公司製作的失衡,过分侧重娱乐主导的特技电影,令主流的路线缩窄。另一方面,小品独立製作的增加本属好事,但如今独立製作变成了大公司减低成本的藉口,却令真正非主流、具独立精神的製作更难出头。

  康城及威尼斯佳作争妍

  荷里活电影於多伦多示弱,康城影展则佳作纷呈,最多人谈论的当然是奉俊昊的《上流寄生族》,其余的康城作品亦有不错的回响,如泰伦斯马力(Terrence Malick)的《隐藏人生》(A Hidden Life)及坚卢治(Ken Loach)的《对不起,错过你》(Sorry We Missed You)等。另外,在罗迦诺电影节同时夺得最佳电影金豹奖及女主角奖,由葡萄牙大师柏度哥斯达(Pedro Costa)执导的《维妲莲娜》(Vitalina Varela)也在放映后得到很高的评价。

  更重要的是,多部刚於威尼斯影展参展及获奖的作品亮相多伦多电影节,作北美首映,其中包括获最佳电影金狮奖、托特普腊斯(Todd Phillips)的《小丑》(Joker),获最佳导演银狮奖、罗伊安德逊(Roy Andersson)的《无尽》(About Endlessness),还有柏保罗赖尼因(Pablo Larrain)的《爱玛》(Ema)、是枝裕和的《真相》(The Truth)、诺亚鲍伯(Noah Baumbach)的《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以及华语电影如娄烨的《兰心大剧院》、杨凡的动画电影《继园臺七号》等,多不胜数。

  首先谈谈几部於威尼斯得奖的作品。荣获最佳导演奖的罗伊安德逊作品虽少,但每部均非常精彩。五年前的《鸽子在树上反思存在意义》(A Pigeon Sat on a Branch Reflecting on Existence)勇夺威尼斯最佳电影金狮奖,将其个人风格发扬光大,今次以《无尽》再接再厉,同样是散文式叙事,配以超现实主义的处境,静态得来如诗如画的镜头,角色脸如死灰的白色幽默,粉丝们都耳熟能详。今次以画外音看世情,像天使一般的声音诉说着所见所闻,世间的人情冷暖表露无遗。影片的场面调度保持水準,可是惊喜欠奉,未见突破。

  另一部於威尼斯影展夺奖的作品,是乌克兰导演华伦天华斯恩奴域治(Valentyn Vasyanovych)的《亚特兰蒂斯》(Atlantis)。片名只是象征性的借题发挥,影片讲述一名士兵战后回归,在铸炼厂工作,并参加了志愿组织去为战争善后,过程中经历战争伤痕、目睹尸横遍野,在人性的绝望中,却找到爱与希望。本片导演曾为二○一四年的《性本无言》(The Tribe)监製及掌镜,今次亲自执导,并兼任监製、编剧、摄影、剪接等创作範畴,是位不可多得的全能电影人,造就了影片中不少匠心独运的长镜头,以电影审视生命的无助与鬱结,是今次多伦多令人惊喜的佳作。

  《亚特兰蒂斯》反映生命鬱结

  杨凡首次涉猎动画电影,起初令人摸不着头脑,看后深明箇中原委。《继园臺七号》讲述一个发生於香港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故事,男主角是港大学生,到北角继园臺为中学女生补习,却跟女学生的母亲有一段欲言又止的暧昧情慾关係。杨凡以动画重现当年的香港场景,有着一种与别不同的怀旧浪漫气息。在他眼中,六十年代的生活节奏较缓慢,人物的动态更优雅。片中多次提及不少文学巨著如《追忆逝水年华》(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及《简爱》(Jane Eyre)等,两位主角经常到皇都戏院观看女星碧姬芭铎(Brigitte Bardot)及茜蒙薛娜烈(Simone Signoret)的法国电影,又加插匪夷所思的大胆情慾场面,散发出完全杨凡的文艺气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成名多年的加拿大导演艾汤伊高扬(Atom Egoyan)则较令人失望,新作《特别嘉宾》(Guest of Honour)讲述一名饮食检查员及其含冤入狱的女儿之间错综複杂的关係,伊高扬沿用其成名手段,以多重叙事结构逐步揭示複杂的人际关係,可惜当年令人津津乐道的实验,如今却成了其创作的绊脚石,片中的人物与情节同样乏味,跟当年的佳作如《性感俱乐部》(Exotica)及《莫失莫忘》(The Sweet Hereafter)等水準相去甚远。 (上篇)

  作者为资深影评人,香港国际电影节节目总监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陕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