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閒性閒情/西汉漆棺的绘艺\李英豪

2020-12-18 04:24:2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西汉的文化艺术,富创造性和多元化,是珍贵的文化遗产。雕刻方面,不论石雕、玉雕与木雕,皆有很大的成就。像霍去病墓,“马踏匈奴”的巨型石雕,以及石人、卧象、跃马、伏虎和搏熊等杰作,与那时的动物木雕,和有“汉八刀”之称的玉艺一样,风格雄浑简樸。汉代遗下的画像石,描绘当时社会生活和历史实况,人物呼之欲出,形神兼备,栩栩如生。

  由於汉初很快安定繁荣,社会维稳发展,故很多日常生活实用的东西,昇华为唯美活动,使生活和艺术合而为一,开闢不同精神领域;所谓“依於仁、遊於艺”。甚至从那时期一些权贵的殡葬品中,也可反映出西汉的艺术成就。例如附图,是湖南长沙市东郊五里牌外“马王堆”(两个高约五丈的土塚)一号墓出土的黑地彩绘漆棺(局部),属於西汉初期轪侯(长沙诸侯国丞相利苍)家族的墓地。这种漆棺彩绘画和同时出土的西汉帛画,可说是我国高古艺术的奇葩,不但富艺术的联想力(创造的泉源),而且开拓另一种境界。光从这局部的画面,已可见画师用笔大胆洒脱,大刀阔斧,心随意转,不受传统技法拘束;以黑漆为地,大笔撇脱弯卷,挥洒自如,彩绘出云气流动,漫卷多变,气势遒劲,如龙飞凤舞,既带抽象,更富动感。漆棺上还彩绘一百多个形态诡谲的神怪动物;最普遍的一种,形状似羊非羊、似虎非虎、顶有长角、兽身有尾(见附图左下方和右上方);有衔蛇操蛇者、有袍服如人立者、有像怪神击“筑”(一种击弦古乐器)者、有追逐飞鸟者、有遊走射猎者……各别形态不同,变化多端,巧妙和得体地安排在云气间;有些舒卷的流云潇洒奔放,甚至衝破边框的限制,显示画师不但笔触豪雄,如泼墨般淋漓尽致,而且具有艺术创新的魄力,难怪一些专家认为其浪漫优丽意境,足以代表汉代绘画。

  漆棺所绘的形象,可能与当时“升天”的观念和神话传说有关,使人联想到《山海经.大荒北经》的记载,指“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又有神衔蛇操蛇,其状虎首人身,四蹄长肘,名曰强良”。莫非就是西汉臣民心目中十二神兽中的“强梁”。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欧美最新的av最新电影,免费下载三级片地址,国产三级黄片,美国好看的剧情AV,剧情好看点的av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