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英伦漫话/冤家路窄\江 恒

2020-12-20 04:24: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电影《黑暗对峙》中,邱吉尔用手比“V”字表示胜利\剧照

  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在著名喜剧《无事生非》(Much Ado About Nothing)中,描绘了一对欢喜冤家,他们彼此看不上对方,互相冷嘲热讽,但最终却结为连理,这个剧情大可以放在英国和法国身上,只是双方的苦涩多过甜蜜。

  上周英国与欧盟领导人会晤试图挽救脱欧谈判时,首相约翰逊就被法国人当众弄得下不来台。他当时见到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原本想搞个小幽默,用今年初巴尼耶前脚离开唐宁街十号、约翰逊后脚就感染新冠肺炎的事来套近乎,指着对方说“是你让我中了招”,不料巴尼耶严肃地回敬了一句“不,是你传染给我的”,据说现场的气氛好像结了冰。

  这个不懂幽默的巴尼耶正是法国人,由於他一直立场强硬,被很多英国人认为是法国故意从中刁难,也因此成为“眼中钉”。欧盟的消息指,法国总统马克龙作为欧盟一个关键话事人,贸易协议谈不谈得成,要看他脸色,比如捕鱼权,就是法国不肯点头,所以说谈判很大程度上就是英法两家在较劲。

  这种较劲甚至上了饭桌,欧盟在招待约翰逊“最后的晚餐”时,就按法国人的意思特意安排了一道前菜扇贝,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中的潜台词──勿忘英法“扇贝大战”。二○一八年,英法两国渔民曾为抢夺打捞扇贝,在英吉利海峡靠近法国诺曼第附近的水域展开过海上激战,四十艘法国渔船“围殴”五艘英国渔船,这场实为争夺渔业捕捞权的较量,最终以英国渔船寡不敌众、撤离该海域收场。法国人处处使绊子,让约翰逊这顿饭吃得很不愉快。

  其实脱欧谈判只是英法这对老冤家互别苗头的一个缩影,如果追溯历史,自从一○六六年来自法国的威廉一世征服英格兰后,英法实际上就结下了世仇,到后来金雀花王朝开始的百年战争,以及拿破仑时期的第二次百年战争,两国的矛盾越积越深,直至近现代,不论从殖民扩张,还是列强称霸,双方虽偶有合作,但竞争如影随行,如今英法都是欧洲大国和全球重要经济体,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拥有核武器,都自觉影响力不相上下,甚至在分量上有可能压对方一头。

  我在英国的这些年,也常听到英国人和法国人互相吐槽。有一个颇经典的段子,是说两个英国人在对话:“全球变暖对我们英国有好处吗?”“如果海平面上升,我们就能离法国远一些了。”这个笑话将英法互相嫌弃,却又不得不做邻居的矛盾心裏刻画得淋漓尽致。

  有一位经常往来於法国的英国朋友,曾向我传授和法国人打交道的经验。他说,历史上英国遭威廉一世征服后,上层贵族都讲法语,而讲英语被视为下等人,因此法国人存在一种天然的语言优越感,平时不屑讲英语。让法国人讲英语的正确打开方式是:不能直接问对方“你会讲英语吗?”他通常不会搭理你,但若换个方式问,“你会讲中文吗?”他马上会用英语说“我不会中文,但我会讲英语。”这其中当然有很大的戏说成分,但无疑形象地反映了英法这种几乎融入到基因的冤家对立。

  英法两国长期的恩怨情仇,不仅表现在口舌之争,也体现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比如,伦敦市中心著名的交通枢纽滑铁卢车站(Waterloo Station),就取名於邻近的滑铁卢桥,顾名思义,此桥是为纪念一八一五年英法之间滑铁卢战役,当时以英国为首的联军大败法兰西帝国的拿破仑。上世纪九十年代,滑铁卢车站当选为“欧洲之星”列车服务的英国总站后,法国顿时心生不满,认为这将勾起法国人不愉快的回忆,曾专门致函英国政府要求车站更名。

  再比如,广为熟知的伦敦市中心特拉法加广场,也是为纪念英国打败法国和西班牙联合舰队的特拉法加海战而修建,而广场中央矗立的高大纪念碑,顶端的铜像就是指挥海战的英国海军名将纳尔逊,正是他当年率领英军,实现以少胜多,但最终不幸被流弹击中而牺牲。据说纪念碑底座上的四座青铜浮雕,就是由缴获的法国枪械融化雕刻而成,内容也是讲述这位英国民族英雄的丰功伟绩。

  如果大家还记得描写战时首相邱吉尔的电影《黑暗对峙》,裏面也提到一个与法国人有关的典故。剧中邱吉尔最初用手比“V”字表示胜利,但手背向外,秘书提醒他,该手势代表“见鬼去”的意思,手心向外才表示胜利。

  而这个手背向外的“V”字手势,就来自於英法百年战争期间,法国人吃尽英国人长弓的苦头,抓到俘虏后就一律剁掉食指和中指,让其无法再拉弓射箭,於是英国士兵见到法国人,就会高高竖起这两根指头,大有羞辱和嘲弄对方的意思,直到今天这个手势在英格兰地区仍广泛应用。

  对於英法两国人民为何彼此存在偏见,一位法国人曾告诉我,在他们眼中,英国就从未真正热爱过法国,普遍老百姓只沉迷巴黎的时装和戏剧,享受美食和购置海滨房产,政客们则大玩“离岸平衡”和“光荣孤立”,就像英剧《首相大人》(Yes Prime Minister)裏内阁首席秘书的精妙总结:英国的外交目标五百年未变过,就是製造一个分裂的欧洲。

  英国人可能也这麼看,莎士比亚在《亨利六世》中写道:“只能利用法国,不能信赖法国”,这和邱吉尔口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不谋而合。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欧美最新的av最新电影,免费下载三级片地址,国产三级黄片,美国好看的剧情AV,剧情好看点的av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