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閒話煙雨/品味書法線條/白頭翁

2019-07-02 03:03:15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陶淵明的拓本《擬古九首帖》/資料圖片

  中國書法楷、草、隸、篆,各具千秋,各領風騷,各種風格。中國方塊字的形成得天獨厚,在文字發展的歷史長河中由篆而隸,進而有楷、草,從單字結構到章法布局,再到筆墨精神,都有一整套行之有規,束之有則的“法規”,“亂”不能亂了規則,行不能隨意而走,“橫行霸道”?,F在書法界,有自諭“大家”“書法家”者,篆書不懂,橫挑不出鼻子豎挑不出眼,隸書沒臨過幾帖,楷書沒寫過幾刀,小草未成,就敢寫大草;大草未成,就敢寫狂草。其實,那根本不叫草,充其量不過是一堆亂麻,一堆雨后抱團出窩的蚯蚓。

  草書、楷書相依相融的結果是行書。近草為行草,近楷為行楷。

  陶淵明有一珍貴拓本《擬古九首帖》,草書中的上品,只是后人不多提,彷彿陶淵明只以詩出眾,“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其實陶淵明的草書俊逸飄蕩,轉接流暢,靈仙秀美,一氣呵成,彰顯出魏晉南北朝“尚韻”書風。陶書氣場非凡,滿帖之中盡顯詩神詩韻,盡表詩質詩意,不用讀三遍,足以醉倒讀書人。武則天這樣評價:“知晉代風標朝野,一致如陶潛者,世徒謂其文詠可念,不知運筆靜秀,楚楚涓涓,如深谷芝蘭,無人自媚,洵可玩重,永炳千秋。”武則天讚為“永炳千秋”,足讓人仰止。

  所有的字,都離不開線,一條細細的線,能有無窮的變化,無盡的發揮,無數的風格。那線條神奇得能把動靜、虛實有機地融合在一起,不僅體現了“極高明而道中庸”,而且還很好地體現了中國哲學的精髓: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思維、情感與生活的統一。從《蘭亭序》“群賢畢至,少長咸集”的欣喜,到弘一法師臨終寫的“悲欣交集”,無不表現出活生生的靈魂與現實的對話,書法之中不僅僅有藝術、有文化,也有歷史、有人生;有欣慰的笑,也有痛心的哭;有缺憾的死,也有永生的生。厚如皇天后土,薄如藍天白云。“若有詩書藏於心,歲月從不敗美人。”

  都說郁達夫的《釣臺題壁》是詠史喻今,兩名句傳頌甚廣,“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就是誦之於書法,不到達一個境界,不進入一個氣場,不面聆一番高教,豈能體會理解?書法說淺不過淹草,說深能沒崇山峻嶺。

  宋王朝是個很神奇的王朝。國富、繁榮、昌盛;民富,民也安逸殷實。有《清明上河圖》佐證。據中科院研究,中國古代的重要發明有一半多都在宋朝。宋王朝的文化極輝煌,在中國歷史上可以稱獨佔鰲頭、獨樹一幟,文學、藝術大家燦如繁星。宋瓷、宋畫、宋版書、宋代書法大師,至今威鎮書畫壇,堪稱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金王朝也是神奇的王朝。崛起時,五萬人的軍隊,卻打垮了遼帝國的重兵圍剿,粉碎了遼帝國消滅他們的軍事企圖,繼而一舉拿下國都,推翻遼國,滅其王朝。又以不足十萬人的軍隊,風掃殘雪,摧枯拉朽般把宋王朝的三十萬大軍殺得屁滾尿流,望風而逃。金軍孤軍深入,犯盡用兵打仗之大忌,卻仗仗全勝,幾乎未用吹灰之力,就蕩平北宋王朝,蹂躪了北宋王朝的國都汴梁,對北宋王朝的所有文化經典、歷史積累幾乎實現了“三光”。僅就中國書法而言,金滅北宋,似乎斬斷了宋書法的文脈神韻,金、元、明、清似乎再無巔峰。

 ?。?ldquo;書法之外”之六,標題為編者所加。)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陕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