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燈下集/科長的“賈想”/月 松

2019-06-29 03:03:06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賈樟柯的電影手記《賈想Ⅰ》《賈想Ⅱ》/資料圖片

  最近在讀賈樟柯的電影手記《賈想Ⅰ》《賈想Ⅱ》,原來他與香港的緣分匪淺,其處女作《小武》就是由香港影人投拍的。在書中,賈樟柯憶述當時懷揣著《小武》的劇本到郵局打長途電話找某位香港小資朋友,問他是否有興趣投錢,還花了五百元把劇本傳真到香港,第二天再打電話便得知那位友人決定投拍。賈樟柯曾多次表示對港產片的熱愛,或許那段知遇之恩也是其電影常有香港情懷的原因之一吧。

  十六歲時第一次看《小武》,它給了我全新的觀影經驗,也讓我開始關注那些被主流敘事遺忘的個體?!缎∥洹飞嫌持两褚呀浂?,這期間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我發現賈樟柯始終沒有變,他一直是這時代的觀察者、記錄者、批評者,用影像,也用文字。他把電影鏡頭投向了落后地區和邊緣人群,包括小偷、三峽移民、富士康青年、矽肺礦工等等,反映出在社會大變革時期小人物命運隨時代巨輪而突變的現實。正因如此,賈樟柯的電影受到中國知識分子界的追捧,因為他真實地記錄了這個時代發生的一切。

  賈樟柯的文筆動人,甚至會有與生俱來的畫面感和不失韻味的詩意:“我站在原地,一個人接受陽光的擁抱。猶如一個雪人,我在正午融化,過去的我片甲不留,現在的我刀槍不入。”說到電影的真實,他就明確指出“它不存在於任何一個具體而局部的時刻,只存在於結構的聯結之處,是起承轉合中真切的理由和無懈可擊的內心依據,是在拆解敘事模式之后仍然令我們信服的現實秩序。”我認為,他尋求的真實是一種感受的在場,觀看意味著承受“現實的質感”,承受其全部的荒謬與魔力,因此,不是故事,而是經過視線的一張張面容,承載了對逝去的記憶。

  《賈想》最讓我感慨之處,是他談到在多倫多被一位女生憤怒地問到為什麼向西方人展示髒兮兮的中國時他自己的憤怒,其實我也曾一度有這樣的質疑。后來我才明白那是作為影人的責任擔當,電影的社會意義。他的出發點就是要展示中國底層生存現狀,不會有太多人為記錄這個時代買單,他自覺做時代的敘述者,看時代變遷,看人心變化,為自己的理想為社會發聲。畢竟電影是生活和社會的反映,也是一種記憶的方法,有力量的作品應帶有價值判斷,它能幫助我們對抗遺忘,保留下時間的痕跡。

  書中還詳細提及“賈科長”這個外號的由來,他在北京小西天一家賣盜版DVD的店裏瞎逛,半天也沒什麼收穫,老闆便與其搭腔問道:有一個“假科長”的《站臺》你要嗎?老闆把賈樟柯的名字念成了假科長,最后演變成賈科長,這段經歷顯示了賈樟柯早年拍電影不太受市場青睞,不過苦盡甘來,現在的他已經揚名國際。

  當我們越來越關注他的商業身份,《賈想》正好還原了他作為藝術家、作為知識分子以及作為導演的形象??此麠l理分明地闡述自己的創作構思和美學觀念,就明白優秀的作品絕不可能完全出於潛意識。理想的生活也有可能充滿艱難,但他的身體力行告訴我,只要堅持所愛、守住寂寞、常懷良知,人生就能走向一個開闊的境界。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陕西快乐十分